中国育才教育

双减进行时,山河表里潼关路,苦还是乐?

更新时间:2021-10-05来源: 中国育才教育

  双减这事,让我想起了元代张养浩所创散曲《山坡羊·潼关怀古》,正所谓“峰峦如聚,波涛如怒,山河表里潼关路。望西都,意踌躇。伤心秦汉经行处,宫阙万间都做了土。兴,百姓苦;亡,百姓苦。”

  有人说,这样想思想太消极,但这首散曲到时很贴合实际,二十年前在课堂上,一位资深教师曾把民办教育,资本介入教育作为开放式讨论的主题,大家讨论的也很激烈,之前所想现在变成现实。

想象中的双减

  政策初衷都是好的,但是在实行的过程中难免会遇到问题,从升学来讲,中考分流升学,高考地域内竞争是绕不过去的两个关键点。

  当初,教培行业本来就像地下市场一般,有资源的对接资源,个别在职教师碍于朋友介绍,适当收费,大学生家教市场良莠不齐,当然存在市场意识强烈人士,在外私办辅导班,完成个人财富初步积累的,教培机构之所以存在一定程度上是为了规范市场,目前的双减政策,既没有减少需求,也没有压缩市场,反而有着再次脱离监管的趋势,不是从供求面解决问题,简单行政一刀切,多少有些三拍产品的味道(先拍脑袋瓜,就这么干,二拍大腿,我怎么没想到,三拍屁股走人).

  双减主要是针对九年义务教育和高中,对于有想法的家长来讲,也不得不为孩子做时间规划,毕竟老让孩子独自在家放飞自我也不见得是什么好事情。从顶层角度来讲释放孩子创造力,提高孩子思维活性利国利民,但对家长来讲,不见得每个家长都有这个能力去给孩子做筹划,同时这个对资源或者只是维度较高家长有利,对于县城乡镇能力有限的家长以及学校不见得是好事情,有着相当的精英化倾向;再者对高中教育阶段来讲,不少父母望子成龙,望女成凤,甚至不惜一切代价,在学校周边租房陪读,但是家长的精力有限,寒暑假父母工作时间耗费精力不少,有个班上着,最起码能有个地方照看孩子,并且让孩子学习,自律性强,自学习惯好的孩子总归是少数,在面对高考升学压力情况下,孩子精力分散反而不利于成绩提高,当然这将有利于优势资源学校以及家长.

  不否认校外培训的兴起,在一定程度上提前提高了学生应对相应阶段考试能力,但教培行业良莠不齐,为了生存,各种职业应对话术,赠品诱惑等课程推销手段层出不穷,弄得家长有点神经紧张,掏吧,心有不甘,不掏腰包吧,担惊受怕,都难免有些纠结。实际上,学生综合水平的提高不仅仅是教培在起作用,现在网络上海量教育资源,作为参照坐标,学生吸收得越多,可参考得越多,对于吸收能力好的学生不是什么坏事情,在一定程度上加大了学生之间的差距.

  从高考来讲,在等级赋分制度下,物化生这种基础学科,在近两年高考出题情况来看,有着数物化生奥赛基础的学生,能更好的应付,超前教育不得不浮上水面,这不是普通学生的期望,这是要刮一波超前教育的风,因为高考提前学习大学基础学科知识,的确是有利于应付现阶段物化生赋分等级考试。

  有时候真搞不懂,一方面要减轻学生负担,一方面要以更高阶段知识作为考核指挥棒,这样的双减只能说对孩子阶段性减轻,总体上过不了升学这个坎。要减不是只动个剪刀,而是能不能对体系改动,现实中面对中考,高考,双减能不能真正减轻家长对孩子升学深造的焦虑有待观察.

  附:据消息显示,某大型教育集团退出K12后,原来部分授课老师开始抱团,通过非专用授课平台进行网络教学,同时部分地区出现驻家1V1,这是要进行社会教育阶级分层吗